主页 > 人力资源 > 人才理念 > 探访"童工"生活:就想多挣钱 不在学校浪费时间了

探访"童工"生活:就想多挣钱 不在学校浪费时间了

发布日期:2018-01-31 09:50

(原标题:媒体走近童工:家长无法律意识,多抱有“民不举官不究”态度)

编者按

国际劳工组织总干事莱德近期发表特别声明,呼吁世界各地政府、雇主和工人组织、民间组织以及亿万民众联合起来,聚焦童工问题。

根据联合国发布的数据显示,全世界目前仍有1.68亿儿童在从事有偿劳动,他们不仅生活在受冲突和灾难影响的地区,也存在霓虹灯闪烁的城市和你我身边。暑期,也正是非法雇佣童工的高发期,近日,《法制日报》记者走入童工群体,去倾听他们的故事,探访他们的生活。

“不在学校浪费时间了”

“店里技术好的是总监老师,不光剪得好还会设计发型;要想效果好还得用好点儿的洗发水;悄悄和你说啊,烫头发的话其实不要选最贵的,中间价位的几款性价比最高……”李成(化名)如同旧时酒店的跑堂,微笑着和进入美发店的每一位客人攀谈着,视客人需要介绍着店里不同的服务项目,嘴上哥啊姐啊叫得很甜。

李成管客人叫哥姐其实一点儿也不亏,这个说话显得很专业的小伙子其实只有15岁。

“我们进店后老板都免费给做个发型,烫一烫染一染,显得成熟点。”当记者为他的年龄感到惊讶时,李成有些羞赧地挠了挠染成明棕黄色的头发,顺着他纤细的胳膊看过去,耳钉上的水钻一闪一闪。

李成工作的美发店规模不小,在河北省石家庄市桥西区一处大型社区门口,一楼美发,二楼做美容。两个月前,他刚从另一家美发店跳槽到这家,跳槽的原因是他发现那家所谓的知名连锁美发店名不副实,“那家店的总监和这家店的普通美发师是技校的同学,技术不行”。

“我一开始工作就干这行,已经在3个店里干过了。”说起自己一年的美发从业史,李成说他挺佩服自己的忠实度。他告诉记者,和他一起出来打工的几个小伙伴最早都在美发店干零活,洗洗头、扫扫地,后来都不干了,嫌学不着东西。李成倒不这么想,他有自己的就业观:“学什么不要钱啊,在店里每天留心多看看,请总监吃几顿饭,少不了有摸剪子的机会。”

李成出生于邢台市内丘县农村,在家排行老三,上头有两个姐姐,都已经出嫁了。虽然不富裕,但从温饱角度看,李成家并不贫困,但他不想跟父亲那样“一辈子在地里刨食”。李成告诉记者,自己学习成绩一直不好,学校离家又远,于是,初中上了没多久后,他决定“不在学校浪费时间了”。

“上完初中以后顶好能考个中专,学不了个啥,学出来找工作跟现在一样,还不如早早打工,比多花家里好几年钱强得多。”李成对于未来有明确的规划,那就是不花钱或者少花钱学会理发美发,挣点本钱回老家开个理发店。

与李成比起来,马永明(化名)的职业规划显得很模糊。“能挣点钱养活自己就行,要是能省下点贴补家用更好。”马永明坐着个马扎儿,守着个大盆穿肉串,头也不抬地跟记者说。不远处,烧烤店店主点起一炉木炭,开始为晚间饭点做准备,热气腾起,马永明一脑门的汗。

尽管比李成还要小几个月,但马永明看起来老气得多,乍一看很难想到他是个未满16周岁的未成年人。穿完肉串,马永明坐在店门口开始玩手机,没玩多久就听到老板喊,来了一桌客人,要他过去招呼点菜。听到召唤的马永明从地上一弹而起,眼睛却没离开手机,拿起菜单走向客人。老板朝着他的背影嘟囔:“尽是些破游戏,有啥好玩的。”

这个暑期,老家河北省沧州市海兴县的马永明第一次来到石家庄,经人介绍来到这家烧烤店打工。刚入社会的马永明“职场经验”显然还不丰富,对服务员的角色也不太适应,不一会儿的工夫,老板已经吼了他好几回。

马永明就想挣钱,他的理想是比父亲挣得多。他的父亲长期在外打工,每个月都会打钱回来,供一家人生活。“现在病不起啊!”马永明告诉记者,其实他家以前还不错,可几年前奶奶患重病住院很长时间,不仅人没救回来,还花光了家里的积蓄,此后家里“伙食明显就差了”。马永明17岁的姐姐已经上了高中,成绩比较好,可他自己不想再读了。“这回就是出来试试,要是好的话就不回去了。”马永明说。

“村子里的家长没什么童工概念”

听到“童工”这个词,马永明怔了一下,连忙辩解:“我可不是童工,我这是假期给亲戚帮忙。”可被问及是什么亲戚、给不给钱时,马永明又嗫嚅起来:“确实是亲戚介绍我过来的。”

马永明告诉记者,他在烧烤店里打工没有什么固定的任务,也当服务员,后厨活儿多的时候也过去帮忙。至于劳动合同,老板没提,他也没问。“干完这俩月还不知道在不在呢,说了人家肯定也不给签。再说,也没多少钱。”说起自己的权益和存在的风险,刚步入社会的马永明一脸茫然。